部门简介
政策园地
北医新闻网
《北医》报
北医人
精彩图集
视频新闻
下载专区
部长信箱
 
首页» 北医人» 第七期
 
“最大限度地做一个有用的人”
发布日期:2006-03-28 浏览次数: 字号:[ ]

——记公共卫生学院2003届毕业生莫锋

吴春春

2004227,由共青团中央、中国青年志愿者协会举办的第五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志愿者”和“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志愿服务集体”评选活动在北京揭晓。在“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志愿者”的名单中,又一次出现了“莫锋”的名字,让人们再一次想起,去年夏天放弃深圳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工作奔赴内蒙的那个广东男孩。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莫锋是在农村长大的。母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民,父亲是工人,在广东省清远市清新县太和镇镇政府工作,本来是可以把家安在城镇的,就像周围很多已经富裕起来的邻居们所做的那样,但为了供他和弟弟读书,父、母亲宁愿在农村节省着过日子。

莫锋小时侯,有一次在亲戚家的楼上玩,结果不小心从楼上摔了下来,摔断了一支胳膊一条腿。他说,当时在医院里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看见父、母亲的泪水,他第一次告诉自己长大一定要报答他们。

莫锋上小学时最大的愿望,跟所有的小学生一样,是考一所好的中学,当时他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要进清新县一中。当然,几乎每次考试都是第一的他,以全县第二名的成绩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在一中,学习是比较努力的,参加各种竞赛,还拿过数学竞赛全国二等奖的成绩,后来考进华南师范大学附中(当时的广东省奥林匹克学校),再后来就进了北医。”

莫锋用“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解释自己不断努力向前的动力来源,他坦言,一路走来,其实并不容易。过程中,老师的培养是非常重要,而父母的影响可能是更重要的因素。他最初的想法,是要改变那个家庭的命运。

诚恳、热情,有责任感的北医男孩

1998年的夏天,莫锋进了大学校门,成为原北京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预防医学专业的一名本科生。2000年,原北京大学与原北京医科大学合并,莫锋成为一名“北大人”。

在大学校园里的莫锋是怎样的,他的学校生活又是怎样的,今天的我们可能只有通过他的同学老师的点滴回忆,来还原其面貌。

“他是朴实、诚恳的,不好出风头,毕业前在班上没有担任班委干部。印象比较深的是,大四的时候,学院网页建设是由他主要完成的。他又是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人,这从平时我们的聊天中就可以感受到。说到现存的一些不好的社会现象,比如贪污腐败,说到中国公共卫生现状,他总给人忧国忧民的感觉。”,王波这样说。

同班同学袁准认为,“莫锋是一个热情的人,很有主见。当初决定要去西部的时候,父母并不同意。”

原来与莫锋同班的女孩、现在北大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学生办工作的张景宜则这样评价莫锋,“他是一个在电脑和网络方面很有特长的同学,同时挺喜欢经济学的。记得在铁路医院实习的时候,北大本部有一门‘卫生经济’的课,他每次就会赶很远的路去听课。他很好相处,和同学的关系的也都不错,也挺乐于助人的。”

“请有志于完成此页面建设的公卫学院本科在校学生与我联系:

freedomyouth@21cn.com82333370找莫锋,五一前有效。 同时请大家提供资料或意见!谢谢!建议页面 导航条{英文} 栏目大一专区 大二 大三 大四…… ”莫锋的同学都知道他在网络等方面的特长,笔者在百度搜索莫锋的资料时,不经意间看到上面这条连接。从这短短的几行字中,可以看出莫锋是认真的、有责任感的,也可以看出一个行将离校的毕业生对于母校的拳拳赤子情。

“莫锋同学在学校就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他受党的教育多年,一入学就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北大医学部新闻网的稿件《公卫学生心系西部》中,莫锋所在的学院则给了这个“公卫子弟”一个这样的界定。

在追求和放弃之间

有人说:“追求需要激情,需要勇气,需要一份执着和坚持。放弃需要胆识,需要魄力,需要一种理性和思考。”

2003年的夏天,非典的余波还未完全平息。莫锋从北大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预防医学专业毕业,放弃在深圳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就业机会,到了内蒙大草原上的一个基层医疗卫生单位。在这追求和放弃之间,到底什么在左右和支撑着莫锋?

他说,当时的心情是矛盾的。一方面,考虑到照顾家庭和亲人,当然希望留在靠近家乡的大城市工作,就像深圳。另一方面,去中西部地区工作,一直是自己的愿望,自己对于农村和贫困地区是一直有一种直接而强烈的感情。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在他的头脑里不停地拉扯,一时之间,他自己也分不清孰轻孰重。

这时候,非典铺天盖地而来,弄了个人们措手不及。作为一个专业人士,莫锋更加意识到中国的公共卫生防御体系还是那么薄弱,在大城市如此,广大的中西部和农村地区就更不用说了。国家投资29 亿人民币建设中西部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虽然为中西部地区的疾病预防事业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但莫锋觉得,“中西部地区最需要的、最缺乏的是人才,是人力资源”。他说,那个时候,他不再犹豫,“觉得自己应该去”。

2003518,莫锋寄出了给总理的那封信。“我写这封信的目的是表达我并通过我反映为数不少的和我一样的人的心声,同时希望通过您们有效实际的措施,把我们带到中西部最需要我们的地方去。我们大家都很清醒,祖国只有在全中国,不只是东部,还应该有中西部,不只是城市,还应该有农村的共同富裕强大起来才是真正的富裕强大,这是我们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共同愿望!”,他在信中,表达了自己这样的志向——“我愿意去,哪里最需要我,我就去那里。”

6月10日共青团中央、教育部正式启动“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号召广大高校毕业生在西部去建功立业。同时招募工作全面展开,莫锋,这个22岁的广东大男孩,成为最早报名去西部的大学生之一。

在追求和放弃之间,莫锋选择了奉献,选择了他觉得应该选择的东西,虽然这种选择的背后代表着个人利益上更大程度上的放弃……

在内蒙古草原上的梦想

2003831上午,莫锋和其他204名志愿者一起踏上了征程,他们“也许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天火车站台上‘到西部去,到基层去,投入时代的洪流,打造一个新世纪……’的激昂旋律。”

莫锋现在在内蒙古的一个基层疾病预防控制站工作,担任站长助理,具体负责传染病、计划免疫工作。他说,平时并不很忙,上午8点半上班,下午5点下班,中午12点到下午2点可以休息,就像很多政府机关的公务员一样。但是碰上要防治突发性流行性疾病,比方非典、禽流感,就特别紧张,得一天24小时盯着电话,了解各方面的信息。莫锋在平常的工作之外,还经常要下乡调查、检查、送疫苗等等。

很多人说,莫锋的选择是理智而有激情的。再次引用他同学王波的话,“他去内蒙古带着很多的梦想,其中最美丽的一个,可能就是让国家和社会更为重视和关注公共卫生领域尤其是广大中西部地区的公共卫生问题。

然而,大草原有的不仅仅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风沙往往很大,冬天特别冷,甚至过低的气温使得上厕所也变得不容易。莫锋介绍说,在那样的环境中,人才的引进也变得相对困难。中国的当代大学生应该是有社会责任感的,更何况背负着百年光荣传统的北大人,即使只在中西部工作一到两年,把自己的知识传播到那里,也是十分有意义的,这对中西部来说也是必需的。

他认为,现在最大的困难,是缺乏支持,很多问题并不是靠一两个人可以解决,此外物质和硬件条件的支持也很成问题。

决心扎根西部

也许从决定去内蒙的第一天开始,莫锋就反复地被问着这样一个问题,是要把那只当作一个两年的中转站还是要长期地留下。面对人生的又一次重要抉择,他说,他已经决定留下。虽然父母仍在反对,但他认为自己可以说服他们,就像近一年前说服他们同意自己参加“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一样。

而在这一抉择的背后是什么?

莫锋说,他所在地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是非常薄弱的。所在的那个只有40多个的工作站,有一半不是学医的,与此同时,一半的文化程度在中专一下;除了他自己,只有2个人会经常看书。基层卫生院的投入也特别有限,甚至工作人员的基本工资也不能保证,人们的工作积极性也就会出现问题,尤其在天寒地冻的大草原上,给孩子们送疫苗的工作往往很不及时。

另一方面,人们中的大多数并不富裕,应该说很穷。因为没有钱,很多人尤其是农民,生了病不能治,只能硬挺着。

说到这里,莫锋顿了一顿,说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个农家孩子,得了脑积水,卫生院不敢治,转县医院,县医院治不好,再转市医院,最后所用的费用总共一万三千多。农民是任何医疗保险也没有,而这一万三千块钱却是一家人十年的收入。“也许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不可思议的,然而却又那么真实。”

莫锋认为,要发展中西部地区,关键不是投资多少的问题,而是要在当地建立“造血”机制,发展医疗、卫生、科技尤其是教育事业。“贫困地区、农村地区的孩子往往更需要教育。”。

他说,他留下,一个人的力量也许是渺小的,但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能尽力而为未尝不是一种成功。莫锋仍要为他的“最大限度地做一个有用的人”的目标而努力。

韩启德院士在医学部2003届毕业生典礼上的讲话中说,他很高兴他们中出了一位莫锋;可能每一个北大人都会说,他们很高兴北大出了一位莫锋;每一个中国人会说,他们很高兴中国出了一位莫锋。同时,每个人也都期待着,中国广大的中西部地区出现更多“莫锋”,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业,去走向成功,去创造永恒……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医学部 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8号 邮编:10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