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门简介
政策园地
北医新闻网
《北医》报
北医人
精彩图集
视频新闻
下载专区
部长信箱
 
首页» 北医人» 第七期
 
揭开尘封中的记忆
发布日期:2006-03-28 浏览次数: 字号:[ ]

 

——记采访沈绍基和郑中立教授

200510月,配合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开展,我们北大医院01级学生党支部特地组织党员同学采访了两位党龄悠久,党性坚定的老党员——沈绍基教授和郑中立教授。两位教授都已经年近八九旬了,他们身上有许多如出一辙之处:都经历过抗战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并时刻心系祖国,都追求马克思主义真理永远不放弃希望,都在一生中奉献于祖国与人民并以实际行动章显着共产党员的本色,他们可以说是我们身边共产党员先进性的代表。在这次活动中,我们有幸借此机会,听两位老党员讲述他们成长的那个年代的故事,去领悟在他们身上沉淀下来的精髓。

战火纷飞的年代

我们采访的第一位老党员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著名的泌尿外科专家,今年已85岁高龄的老党员沈绍基教授。教授家中布置的十分简单,采访中,令我们感受最深的是老教授的朴实,一生兢兢业业,无私奉献。教授为我们讲述着他一生的思想经历,又一次将我们带回曾经的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似乎有些久远,但点点滴滴都值得我们这代人永远铭记在心。

1919年,北京,五四爱国运动爆发了。这是一次彻底地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爱国运动。在这次运动中,无产阶级开始登上政治舞台,并表现出伟大的力量。五四运动将马克思主义带到了中国,中国历史从此进入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在这场运动中,北大师生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五四运动后的大学校园里,北大师生仍然积极地推动着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

 9.18事变时我十一、二岁,东北亲戚带来了宣传册子,我看到日本人对我们中国百姓的欺侮,觉得特别心痛和气愤。从那时起,我开始思考到底怎么才能救国,也看了不少社会科学方面的书籍。当时我还看不懂辩证法等理论,想在图书馆找本组织学的书,结果发现是组织胚胎学,这可能是我最早接触医学吧。”

“那时我曾把自己的名字改成“兴国”,来表达我的志愿,没有强大的国家,就什么都谈不上啊!上中学时我曾想去当兵,就看了些孙中山的著作,后来虽然因为眼睛不合格没被录取,却学到了很多真理。当时因为很多书属于禁书不许收藏,就有人拿出来卖,我因此可以读到《政治经济学》,进一步了解了马克思主义,了解共产党,知道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救中国。学校里,我们同学自发组织了读书会,想去后方找共产党,但是家里人不同意……”

我们一边专心听老教授娓娓道来,一边被深深感动着。少年壮志,在特殊的历史时期,将个人的前途和祖国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不放弃真理,勇敢地探索,求知,这些优秀的品质都是值得我们这代人学习的。

后来沈教授上了大学,选择了医学。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抗日战争肆虐着,民不聊生……大学里,教授通过学校组织的活动,身边进步的同志的影响更进一步接触了马克思主义思想。许多知识是教授课余时间自学来的,当时他学习的动力就是日本帝国主义对我们的侵略。今天的教授想到这些,还会觉得咬牙切齿的愤恨。那时在沈教授看来,革命第一,学什么都是次要的。于是,只要一有机会,教授就想去解放区。教授一共尝试去了两次,但是都没有成功。

讲起这些,教授说:“当时我最向往的地方是延安,可是没有机会。毕业后,我没有工作。当时生活很艰苦,我想申请去西安的西京医院工作,因为那里离延安近,但他们回信说北医是敌伪的学校,他们不承认,于是我就被分配到西北医院。”

时间到了1945年,抗战结束了,日本无条件投降了,举国欢庆,这时候,教授心中的欢乐也溢于言表。“1946年,北京的同事写信邀我回来,我回到了北京,回到北医工作,也在这个时候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你们知道吗,我一生最高兴的事一个是抗战胜利,一个就是入党啊!”

教授看来,抗战胜利是中国近百年来屈辱历史上的第一次胜利,其根本是由于共产党的领导,所以教授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加入这个先进组织,为祖国和人民效力终生。

揭开这段中国近代史,我们也同时联想到了无数英雄人物,辛亥革命的领军人物孙中山,五四运动的倡导者李大钊、陈独秀,在中华民族最灰暗的时期带领民族走向光明的毛泽东,以及无数无论任何历史时期面对列强宁死不屈的无数革命英雄。有些英雄是被载入史册的,而更多的是无名英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国家需要这些英雄,因为这些优秀的中华儿女,构成了中华民族的脊梁。

走过阴霾

郑中立教授是我们采访的另一位老党员,他为我们讲了许多解放后的故事,他的一些亲身经历。

郑中立教授是1950年到北大医院的,当时还是一名主治大夫,50年代初期,是中国学苏联的年代,当时耳鼻喉科室变成了教研组,郑中立教授是当时的教研组主任,后来做耳鼻喉科主任。

教授讲到:“解放后的那些年里,我国进行了很多次政治运动。刚刚解放时,社会成分复杂,腐败堕落很猖狂,国家开始了“三反”“五反”运动。“三反”“五反”运动后的几年,党的工作开始有了起色,社会主义建设在摸索中前进着。”

只言片语之间,教授帮我们回忆起建国后历史书上一些零碎的记忆。社会主义改造、整风运动、大跃进、自然灾害……解放初期的许多年,中国社会是动荡不安的。与此同时,在刚解放的时候,中国的耳鼻喉科正处于起步阶段,全国只有大的医学院校才有耳鼻喉科。1953年,中国正式成立中国耳鼻喉科协会,刚成立的时候,全国总计共不到200人,教授曾经亲自参与过大会筹备工作。也在同一年,中国开始有了耳鼻喉科杂志。

1959年,郑教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郑教授一直努力耕耘着,默默地为中国的耳鼻喉科发展尽自己的一份力量。1968年,郑教授有机会出国学习了半年,回国后,他感到了中国耳鼻喉科与国外有差距,但并非人们既往想象中那么大的差距。郑教授对我们说:“国外主要就是规模大,设备先进,我们的落后在设备跟不上。中国人的脑袋并不笨,只是没有经济支持。”所以那时起,郑教授更加意识到国家发展的重要性。然而,那是个处于过渡阶段的历史时期,国民经济缓慢增长着,但基础仍十分薄弱,社会上仍有许多不安定的因素,除了努力奋斗,别无选择。

之后,反右运动开始了。教授说:“反右运动开始时,我们当时都不太清楚政治运动目的,莫名其妙。其实当时人心惶惶,人们心中并不知道将来会怎样。反右以后,开始了文革动乱,当时的我们仍然没有主心骨。”

那时候的教授是共产党员,家庭出身是中农,在文革中幸免被批斗。教授为我们讲述他的亲身体会:“我们那个时候白天没有时间学习,只能晚上学习,只要毛主席一句话,我们就敲锣打鼓跑去国务院。那个年代,想念书,可是书是念不进去的。”

“文革多年中,我们医务工作并未受到很大影响,在耳鼻喉科,门诊、病房、手术都照常进行着。只是病人不多,大家仍然专心工作,业余时间就开会批斗老教授,认为老教授是旧社会的教育体系的产物,有种资产阶级思想。那时候全院下午斗争会,医院的行政干部上台跪着……”

“作为党员,我当时感觉很沉闷,不知道将来变成什么样,也看不到前途,但我们一定要努力工作,医务工作不能受影响。”这句话是教授当时想法的最好诠释。也正是因为一如既往的努力,从不放弃,文革后,耳鼻喉科从业务上来看,所受的影响并不是太大。

时间到了1978年,四人帮打破了。教授激动地对我们说:“当时大家心情很开朗,黑暗的年代终于过去了。过去一直没有长时间的稳定地抓业务工作,文革结束,大家才真正有种正式工作的感觉,干劲十足……后来我们开始带研究生,还有进修生,我们每年都收进修生,近几年都改成研究生了。以前进修生就来一年,多数已经有临床工作经验的大夫来这里进修,当住院大夫用,我们还在科里组织讲课。前几年我们写了一本《耳鼻喉科治疗学》,后来三个附属医院的耳鼻喉科大夫合作编写了教材,第一本是《耳鼻喉科诊断学》,是三个医院的,最近我们把诊断学又重新写了一本——第二本,我主持大家写!”

可以说,教授见证了建国后,国家缓缓起步的整个过程。从郑教授言语中,我们体会最深的是,党员,就是要在国家危难之时永不放弃,坚守本职工作。从文革之后大家如火如荼的工作中我们可以体会出作为党员这一片爱国心,国家发展了,作为党员,那种由衷的喜悦是难以形容的。

改革开放时代的中国

在采访中,两位教授不约而同都讲到了这一段历史,因为,它令每一个中国人为之兴奋。1978年,离我们这一代人出生的年月已经不远了,1978年之后中国点点滴滴的变化,在我们每个人的家庭,在每个人身上都有印证。78年以后,是中国走向腾飞的年代。

沈绍基教授对我们说:“邓小平创造性地提出了改革开放,闭着门不能搞社会主义,吸收资本主义的长处,走出了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道路。江泽民提出了三个代表,这是马列主义的继承和发展。第一,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是要发展生产力,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要用很长很长的时间,不能着急。我们要学习资本主义国家的先进的东西,在经济上超过资本主义国家,但也要当心他们的颠覆,避免走苏联的老路。第二,代表的先进文化,可不是布什到世界各地宣扬的资本主义的民主和自由,他们隐藏的目的是要搞侵略。我们的先进文化是马列主义,还有中国几千年来优秀的传统文化。第三条就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永远不能离开人民!

“比如我们国家最近出台了政策,减免农业所得税,就是要维护广大农民的利益,因为农业是国家的根本;调整个人所得税,也是要让工薪阶层少负担一点,进一步缩小贫富差距;我们实行教育贷款,也是让穷人的孩子能够上起学,改变他们贫穷落后的面貌。减小穷人和富人的差距,让中间这部分人多起来,才能实现小康社会,让社会和谐发展。

“最近我看了胡主席在联合国大会上的发言,很受鼓舞。但咱们要居安思危。我每天都要看新闻,看《参考消息》,咱们第一次取得了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但国际形式还相当复杂,美国和日本都很强大,老在鼓吹“中国威胁论”,欧盟限制中国的商品,台湾局势也很不稳定,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我们必须努力学好知识,搞好生产,发展科技,因为落后就要挨打!”

采访结束了,两位教授为我们揭开这些尘封中的记忆,让那个时代离我们不再遥远,也将那个时代的精髓深深地印在我们这些年轻党员心中。人无权选择一个时代,无权选择舒适安逸的和平年代或是布满硝烟与战火的战争年代,但是,这一切都将是一个人的人生。任何时代都会造就英雄,英雄在任何时代永远是出自那些以国家的命运和个人的命运紧密结合在一起的人的中间;出自勇敢的探索追求真理的人的中间;出自不畏艰险肯于奋斗到底的人的中间!

我们是出生于八十年代的一代人,或许从出生那天起就拥有了太多的安宁与舒适,缺少老党员曾经身心经历过的痛苦磨练,但这一切并不是理由。接下来的历史注定要由我们这代人续写,我们决不能成为享乐与软弱的八十年代一代人,应做国家需要的一代人,去做国家的脊梁,使中国屹立于世界东方!

采访结束了,对于我们支部的党员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医学部 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8号 邮编:100191